为了争夺高端客户航空公司之间的休息室之战打响了

2018-07-20 13:59
未知

  在漫长的中途停留和飞机延误期间,你以为自己只能在机场航站楼煎熬地等待吗?

  纵观全球,机场休息室竞争正进入白热化阶段。美国航空和美国联合航空也新近加入了这场竞争之中,虽说加入得比较迟,但它们的决心都不容小觑。

  就跟头等舱和经济舱之间的区别一样,在飞机旅行中,多家大型航空公司所提供的奢华休息室,称得上另一种将富人和穷人分离开来的方式。

  为了进入这种奢华休息室,人们通常需要 购买商务舱或者头等舱机票。至于某些贵宾休息室,个人或者一小群旅客每次都需花费数千美元方可进入。某些信用卡的持卡人可免费进入,普通旅客偶尔也可以用较低的价格去里面走一遭。

  不过据专家介绍,虽然价格高昂,休息室已然成为商务旅客的首选,尤其是那些搭乘夜间航班从美国东南部飞往欧洲的旅客。他们想在休息室中洗澡以及享用新鲜的食物,然后在班机上睡觉。这样一来,他们抵达欧洲后就可以直接奔赴会议。

  纽约高端休闲旅游公司Ovation Vacations的总裁杰克·艾宗(Jack Ezon)认为,对其他旅客而言,休息室可以“让人从机场的嘈杂声中暂时解放出来,充当风暴中的绿洲”。

  另一家高端旅游公司SmartFlyer的老板迈克尔·霍尔茨(Michael Holtz)则认为,休息室可以作为奢华酒店的延伸体验。比方说,伦敦瑰丽酒店(Rosewood London)某些高端套房的房客,就可以免费进入伦敦希思罗机场的私密贵宾航站楼。在卡塔尔多哈哈马德国际机场(Hamad International Airport),卡塔尔航空的 Al Safwa 头等舱休息室提供有 12 间私密卧房。

  美国航空为洲际航班和国际航班的商务舱及头等舱乘客提供旗舰休息室(Flagship Lounge),并于去年在纽约的肯尼迪国际机场、迈阿密国际机场、洛杉矶国际机场和芝加哥的奥黑尔国际机场(O’Hare International Airport)新开设了旗舰休息室。这种休息室提供冷热自助餐、红酒、香槟和自选鸡尾酒、淋浴室和静音房,除了奥黑尔国际机场外,所有的休息室都为头等舱乘客提供餐馆式的餐饮服务。

  旧金山国际机场北极星休息室(Polaris Lounge)的一间套房,该休息室是美联航为乘客提供的。

  2016 年 12 月,美联航在奥黑尔国际机场开设了第一间北极星休息室。这间休息室仅对其北极星商务舱乘客和长途国际航班的头等舱乘客,以及星空联盟长途国际航班的商务舱和头等舱乘客开放。自春季以来,美联航在旧金山国际机场、纽瓦克 自由国际机场 (Newark Liberty International Airport)和休斯顿的乔治·布什洲际机场(George Bush Intercontinental Airport)均开设了北极星休息室。

  洛杉矶和华盛顿杜勒斯国际机场(Washington Dulles International Airport)也在计划开设北极星休息室。休息室中将会有一家提供当地美食的餐馆;放置有沙发床的休息区,床上的被褥均从萨克斯第五大道(Saks Fifth Avenue)精品百货店购置而来;它们还提供洗烫衣物服务的淋浴套间。

  但是综合多方面来看,和外国航空运营商开设的高端机场休息室相比,不论其是开设在前还是在后,美国航空和美联航均处于下风。

  它们的竞争对手还有澳洲航空(Qantas)于今年三月在珀斯机场开设的转机休息室,其服务对象是该航空新 787-9 航班的商务舱乘客。此趟航班始于澳大利亚墨尔本,中途停靠珀斯,然后不间断飞行 17 小时到达伦敦;航班从伦敦返回时,乘客也可使用该休息室。

  在珀斯休息室,悉尼餐馆 Rockpool Bar & Grill 负责提供当季美食;休息室配备了室外烧烤和水合作用站;提供光疗法并帮助旅客适应飞行目的地时区的浴室;此外还有一间健康室,乘客可以在瑜伽老师的带领下上拉伸和呼吸课,或是为旅客量身打造、旨在克服时差的课程。

  航空联盟还开设有奢华休息室。它们通常开设在竞争激烈的枢纽机场,并由联盟成员共同负担开销。星空联盟在全球拥有七间奢华休息室,并计划明年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开设第八间。天合联盟在全球拥有六间奢华休息室,并计划明年在智利圣地亚哥和伊斯坦布尔开设新休息室。

  自 2013 年以来,美国运通公司(American Express)在美国和 香港两地的八座机场中开设了百夫长贵宾室(Centurion Lounge)。根据计划,公司还将于明年在纽约的肯尼迪国际机场、丹佛机场和洛杉矶机场陆续开设新的贵宾室。该贵宾室仅对运通公司的白金信用卡和百夫长信用卡用户开放,提供知名大厨烹饪的美食、淋浴套间、降噪工作区、家庭间。此外,还有提供信用卡服务和礼宾服务的工作人员在一旁待命。

  在澳大利亚珀斯转机休息室内部、澳洲航空称之为醒神区的地方,提供有面部保湿产品。

  而对于那些想有私密空间的伦敦旅客而言,希斯罗的贵宾服务中有套房可供休息。这些套房一开始是供英国皇室、国家首脑和外交官使用的,现在商务舱和头等舱乘客可使用其中的 17 间套房。而旅客也可花 2750 英镑,即 3600 美元享用两小时的套房(最多有六个名额)。 购买后,旅客将由宝马 7 系接送至机场,享受礼宾和行李处理服务,享用由米其林大厨烹饪的食物,并尊享私密安全的通关服务。

  去年,洛杉矶国际机场以希斯罗机场的套房为模板,推出了私密套房服务。其中国内短途飞行旅客单次访问需花费 3500 美元,国际长途飞行旅客单次访问需花费 4000 美元,且名额分别只有 3 个。对于那些每年付 4500 美元会员费的旅客,该项套房服务的费用要少一些。

  LoungeBuddy是一款给全球的机场休息室进行排名的应用程序,旅客也可通过其订购许多机场休息室的服务。这款应用的联合创始人泰勒·迪克曼(Tyler Dikman)表示,美国以外的航空运营商所开设的精巧休息室“提高了标准,迫使美国航空公司为了保持或者增长市场份额而不得不加入竞争”。

  旅 游行业分析师、Atmosphere Research Group 的总裁亨利·哈特维尔德(Henry Harteveldt)表示,许多航空运营商将他们的高端休息室作为“至尊登机体验的延伸”,并在他们的网站上加大了宣传力度。

  事实的确如此。伦敦行业设计公司 PriestmanGoode 的总监保罗·普利斯曼(Paul Priestman)称,他的公司为北极星休息室打造的体验概念是创造一致性。他表示:“(这是)旅行体验的全部,也是大家所能记住的唯一的东西。我们尽量确保所有的细节都差不多,这样整体效果会平缓很多。正因如此,旅客会更加享受这种体验。这会促使他们反复前来,久而久之成为常客。”据悉,美联航的北极星休息室及其网站均由该公司打造。

  迪克曼说,运通公司“知道它拥有高价值旅客,并希望凭借高质量的休息室体验来掌控自己的命运”。

  根据哈特维尔德的说法,还有一个同等重要的原因:近年来,航空公司和信用卡公司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变化。

  在调整了和他们的信用卡合作伙伴的关系之后,美国航空和美联航都不再向美国运通公司的持卡人提供机场休息室服务。他将美国运通设立百夫长俱乐部(Centurion Clubs)的行为称之为“防御性举措”,并认为这种做法已经起到了效果。他表示,这些休息室“以接近国际商务舱休息室的体验,让所有的休息室”提高了标准。

  哈特维尔德称,任何有志于扩展已有休息室或者开设新休息室的航空、联盟或者公司都面临着一个可能的挑战,那就是空间限制。他强调说:“房地产的面积是有限的,尤其是对于比较老旧的航站楼而言——那时候的休息室概念和现在的不同”。

  普利斯曼说,如果机场成为不搭乘飞机的人用来休闲娱乐的地方,那么休息室可能会发挥更大的作用。

  在 香港机场或者新加坡樟宜机场的蝴蝶园(Butterfly Garden),访客可在机场的免税店购物,可去看 IMAX 电影或者前往九洞高尔夫球场打高尔夫。他说:“休息室会变得更像是接待区,如果多花点钱,那么你就可以进入贵宾休息室,然后待久一点。”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