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重振中国经济我有一个可操作性的建议听不听?

2018-07-25 16:57
未知

  其实,类似的分析和推导结论,A森早在去年年底,和今年上半年,就不断的提示大家。

  尽管年初大家惊呼春节是三四五线城市消费崛起,我们依旧不为所动。因为,经济学第一定律“萨伊定律”告诉我们:这是扯蛋,你忽悠谁啊?!

  而过去几个月中美纷争,更是让很多人的内心犹如过山车。一会儿要跟美国佬搏命,一会儿又觉得极度悲观。

  这种随着主流媒体的声调不断变化自己想法的做法,是非常不可取的。这就如同你跟女神相处,你可以事事顺从,但是,你脑子要清楚啊,哪些是底线,哪些是随便。

  综合所有这些,大家觉得现在是内忧外患。然后,前几天5000亿大放水,很多不明真相的群众脑子又炸了:这变化也太快了,我跟不上这节奏。

  鉴于目前的舆论导向,纠结在三,A森最终决定,今天就不再仅仅是客观事件的分析,而是谈一下“该怎么办”?

  本文可能最终还是会被删除,你要做的事情是 —— 保存,然后仔细阅读。因为,离开这家店,再无此类言论。

  同时,作为一个中国人,尽管扯不上什么良心不良心,我也希望中国越来越好。如果本文能让有能力推动变革的人看到了,并付诸实施,那是我们所有人的幸事。

  我知道,很多人对于中美纷争我归纳为产业链战争,依旧觉得很不认同。哪怕官媒的资料、或者是特朗普的推特,以及美国人爆出的谈判信息,都已经明确指明这点,大家还是觉得应该是毛衣战。

  首先,征收关税,你是要有依据的。其中一点,就是原产国。否则你把来自欧盟的东西,也像对待中国商品一样,额外征收10%的税,人家不炸锅了?!

  原因非常简单,现在就算一件衣服,都有可能是来自10多个国家的原材料放一起加工后,才会形成最终的衣服。你觉得应该原产国应该算哪个国家呢?

  那A森曾经说过,中国海关其实我们诸多政府部门里,与国际接轨最好的部门之一。除了由于他们是直接汇报国务院,而且是最早与国际贸易接触之外,他们每年会参加全球WCO(世界海关组织)的会议,然后根据该组织的共识,来修正本国的海关游戏规则。

  就是无论你从多少个国家进口原材料,你最终打算卖给目的国(比如美国)的成品,已经与任何一种原材料相比,都发生了实质性的改变,那么这个产品的原材料就属于当地。

  就像苹果手机,管你芯片、面板、软件、金属等从多少个国家进口。只要最终整合成一个新的商品,iphone手机是在中国郑州的富士康厂房里,它就是made in China,即原产地就是中国。

  假设中国对美国的大豆征收50%的关税,可我们同时又对墨西哥的大豆降低关税为0%。美国的商人只要有办法把自家的大豆变成“原产国是墨西哥”,那么美国的大豆照样可以源源不断的进口中国,而且关税更低。

  首先,你的包装上要有原产国的信息,那你就在大豆的包装上打上墨西哥的字样。

  其次,你要能够出示墨西哥当地政府专业机构出具的“原产地证书”。这种证书在后进国家,基本上花点钱打通关系,so easy。

  同样,我们中国也可以这样玩啊。我们可以把汽车最终装壳子的那道工序放在墨西哥,反正墨西哥有一定的汽车工业基础。然后再出口美国,那不就是墨西哥产的吗?

  或者,我们把衣服最终那道成衣工序放在老挝,然后转口出口给美国。难道你美国人丧心病狂到,对可怜的老挝人民也要征收重税吗?

  看明白了吗?特朗普第一次的500亿美元商品征税,对于我们庞大的出口盘子来说,要玩规避额外关税,其实并不是一个难事,或者说,根本不是大家想象中那么不容易应对。

  从这个角度,我们大呼小叫的跟美国人要打毛衣战,其实根本不是惊慌于不能出口美国了,明眼人都清楚。而是不想答应特朗普的真实诉求: 对入世承诺立刻马上全部实践,放弃国企为主的产业链升级策略,放弃补贴政策,保护知识产权、不要再偷美国人的技术和商业创意。

  这跟特朗普与欧盟、日本搞毛衣战的目的,完全不同。我们遭遇的,其实是更加挑战性的产业链战争,即,我们答应了特朗普的要求,我们目前的经济政策就要全部被推翻。去年10月份的会,等于白开了。

  所以,我一直说,不要整天嚷嚷什么货币、金融。这些确实非常重要,但是,更为重要的是,你要懂产业,懂企业经营,懂国际毛衣,懂全球分工体系。

  原因简单到粗暴,我们无非是压低一切生产要素的价格,包括劳动力工资、社会福利、土地使用成本、银行融资利率、环境污染的处罚等等,然后全面做低出口商品的价格,适时全球范围的低人权出口倾销,这才有所谓的实体经济繁荣的景象。

  你本来就是又穷又白,不发挥人“便宜”的优势来做低出口价格、跟人家搞竞争,你怎么发展工业体系?!

  但是,这种模式也有天然的缺陷,就是它是建立在大量投入各类资源的基础上,靠高投资来拉动经济发展的。

  反正人贱、地贱、银行利息贱、环境污染随便搞,那还不拼命砸这些资源去扩大生产?

  可是,你再大的国家,终有资源枯竭的一天。到2010年,我们的人口拐点就已经到了,我们没有更多海量年轻劳动力夯进实体经济去拼了。

  当然,不知道的人可能还是会责怪4万亿,认为是4万亿导致后面所有的泡沫和债务。

  其次,如果线万亿就能繁衍出后面所有的债务和泡沫,我们每年赚的钱去哪里了?连这点还本付息都做不到?我们在次贷危机前的投资,根本不逊于4万亿,怎么那个时候没有出现那么多不良债务?

  事实上,恰恰是年轻劳动力,我们中国的核心资源,开始枯竭了,才使得我们后面面临企业利润下滑、吃福利的人越来越多的窘境。而这才是后面债务越来越大的原因,跟4万亿真心没有很大的关系。

  看懂这个就理解了,为什么中国GDP的增速在2010 ~ 2011年前后开始往下走了?为什么从此中国的债务如同导弹一样飞身上天?

  所以,目前我们在降杠杆政策下爬行了近1年,可为什么那么难搞?难道真的有坏人?

  事实是,我们最核心的竞争力,年轻的工人越来越少,我们又有越来越多的老人要养,你不举债怎么办?你要降杠杆,请问你想降谁的?你想把广场舞的养老金全部降没了?合适嘛?

  正是因为看懂这个底层逻辑,A森才会写历史文章《中国即将进入长期低利率时代》。

  当然,我们的领导人早看透这点了。因此,提出了一个新的思路,就是在年轻人越来越少的情况下,提升每个年轻人的劳动生产率,这样不就可以解决问题了吗?

  比如,以前一个年轻人每小时可以赚取100元利润,现在可以达到300元利润,这不等于相当于多了2倍的年轻劳动力了吗?

  简单说,你要提升每个年轻人的劳动生产率,你就要尽快实施产业升级转型。以前生产衬衫,现在就要玩大飞机。可问题是,你问过特朗普了吗?他答应了吗?

  他不答应,你就很难搞到美国的技术和商业创意。你自己砸钱玩技术,搞出来了,也是需要很长时间。而且期间还会导致债务进一步扩大,因为这砸下去的钱可是天文数字。

  就算搞到了,人家不让你进入美国市场,你照样亏钱。毕竟,我们是一个没有内需的国家。

  可中国的老龄化是不等人的,每年的新增退休人员如同钱塘江大潮一样;而另一边,年轻人压力大,根本不想生孩子:要生,你们自己生,我们太累了,吃不消,

  在这样的境地下,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刚刚宣布的对企业降税、大基建重新启动,其实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中国经济的问题,而是加重中国经济的扭曲。

  企业降税本身是没有问题,可是那是以财政缺口进一步拉大为代价的。而财政是引导中国经济增长的核心驱动力,它要是没钱了,后面麻烦可不是一般的大。

  此外,大基建也是。你怎么知道这些基建下去效果、质量如何?到底能产生多大利润?还是仅仅是创造短期的GDP?

  如果还是按照以往的配方,我们后面注定还是宏观杠杆率飙升,过去一年的降杠杆政策则白搞了。

  我知道,很多人对这点经济学常识就已经看不懂了。我们那么多人冲出去买奢侈品,你怎么能说我们没有内需呢?

  其它不扯了,自己去翻我们消费类内需对GDP的贡献比例,再查一下美国同类比例是多少吧。你应该就懂了:

  一个没有私有产权保护的国家,不可能有什么消费类内需,也就是勉强维持生计而已。

  一旦理解了这点,我们要做的,就是还是要跟美国修好,这个是我们没得选的事情,形势比人强。你天天骂人家是老东西,也改变不了一个事实 ——

  男人(供给)跟男人(供给)在一起是生不出孩子的,你只有跟女人(内需)在一起,你才可以生出下一代。而目前全球最靓、最有生育能力的女人只有一个,美国。不管你乐不乐意,为了下一代,你还是要珍惜。

  我们现在都知道,应该要去和其它国家合作了,不行了。可我们的思路和方法,依旧老套、低效。

  拜托,连日本和欧盟都是偏出口导向的,有个毛线内需啊。你往这些国家往死里砸钱,想换取他们的内需,那本质上,还是男人跟男人睡觉 —— 绝种一条龙。

  最关键,你还是依靠国企来搞什么高铁啊、体育场啊。请问,当地消费的起吗?连供电都不够,这项目不亏钱才见鬼了。

  聪明的做法是,把所有比我们差的国家,全部培养成一个个大型的出口导向基地。组织当地人边唱红歌,边生产衬衫,然后全部转口贸易出口给美国、日本、欧盟。

  中国出口产业非常成功的民企,以行业协会为载体,以政府搭建平台,集体去这些落后国家投资建厂,大力发展轻工业,和部分重工业。

  而国企,则应该谨慎出海,更多的是配合、或者以合作方式,积极参与到这些项目中,避免人家的敌意。

  这些民企,表面上应该就是一般的民企,而背后则有政府的扶持、帮助。内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这种模式的好处是,你帮助当地解决了就业、增加了财政收入、搭建了工业化体系。对方的敌意会远远小于你去倾销你的商品。

  最关键的是,你还可以趁机在全球购入大量资源,用其它国家的廉价劳动力、廉价土地,大量投入,获取自己的利润。

  同时,这些利润,还能反哺国内大企业拼产业转型升级所消耗的天量资金。从而,实现一个全球范围内的良性循环。

  归纳起来,就是把非洲、中东、拉美全部重新组织成新的对美、欧、日的出口初级代加工基地,从而实现中国经济的再次腾飞。

  由于我们是公有制社会,我们的经济活动中,浪费非常严重,而且大家根本不关心。

  你去过日本就知道,上海浦东机场你搞那么大干嘛?这不是脑子有病嘛?下个飞机,出站竟然要走1个小时。

  因此,我们应该学习日本,应有专门的中央技术官僚部门,在各个行业里,与企业紧密合作,一起商讨如何降低不必要的浪费。

  你本来就已经是重投入来拉动经济增长。现在资源已经不足了,没有那么多可以给你重投入了。所以,必须要对每一份资源的使用有效性,进行管理。

  在日本,这个事情是由通产省(MITI) 领导来开展的。而在我们中国,目前并无可以对标的部门。

  尊重企业家,尊重“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这个根本原则。不要没事乱插手企业的经营。只要不是违法犯罪,政府的位置,就是帮助和服务型。

  截至目前,其实中国已经在不少非洲国家、东南亚国家成功搭建了出口代加工基地。很多黑人唱着《团结就是力量》,在为我们的GNP作出巨大的贡献。

  后续,我们真的应该考虑,像撒鸡精一样,把我们国内那些无所事事的政委、书记撒向全球各个初级代加工基地。大家一起踏着正步,大唱《我们走在大路上》,拼命生产,然后转口给发达国家。

  同时,在国内全面强化对各类不必要的浪费进行管理、杜绝。真正实现,精益化管理。

  而这些离不开对企业家的尊重,对游戏规则的敬畏,对“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这一原则的坚守。

  我不关心这篇文章到底能否推动中国经济发展到什么程度。我写完了,我的任务就完成了。后面的事情,就留给历史了。

责任编辑:admin